直抵人心最软处的旋律——访《武汉伢》词曲作者谭旋

直抵人心最软处的旋律——访《武汉伢》词曲作者谭旋
【第八批“我国梦”主题新创造歌曲①】  光明日报记者 郭超  编者按  用歌曲歌颂我国梦、阐释我国梦、唱响我国梦,关于凝集各方力气,鼓励人们投身民族复兴,完结我国梦的伟大事业具有重要意义。2014年起,本报连续刊登了由“我国梦”主题歌曲创造推行组委会遴选出的《荣耀与愿望》《时刻都去哪儿了》等“我国梦”主题新创造歌曲,遭到读者朋友的喜欢。从今天起,本报开设《第八批“我国梦”主题新创造歌曲》专栏,向读者推介新一批优异歌曲。  80后音乐人谭旋,“旋律”的“旋”。曾经,提起谭旋,人们脑海里响起的旋律,也许是《宫锁心玉》主题曲《爱的供养》,《古剑奇谭》片头曲《剑心》,《何故笙箫默》片尾曲《何故爱情》……现在,必定还要加上《武汉伢》那直抵人心最软处的旋律。  这是疫情发生以来,网友最喜欢的歌曲之一。“单曲循环,每次听,眼睛都是湿润的。”“用最柔软的东西表达最有力的支撑,用最轻的声响宣布最强的声响。”  与以往做影视音乐有所不同,这首歌没有任何“套路”,这是谭旋发自内心要写的一首歌。  他和别的一位词作者段思思都是土生土长的武汉人,疫情发生时,一个在北京,一个在新西兰,不过他们的心都在武汉。  1月23日,武汉暂时封闭离汉通道。“这首歌便是在那天写的。”这是一群武汉人关于家园情感的寄予。很自然地,他们把歌命名为《武汉伢》。“伢”在武汉话里一般指小孩子,也能够指年轻人。“选用‘伢’这个字,便是想表达咱们与武汉陪同生长的联系。整首歌有一个时刻跨度在里面。”谭旋说。  创造完结后,他们请希瓜音乐的陈夔、马涛进行编曲和混音,一起约请武汉的吉他手、音乐人吴涛完结吉他录制。“咱们约请了武汉的声乐教师、音乐人和一些艺人朋友,像袁姗姗、吴倩、刘思言,还有舞蹈教师和公司里的作业人员等。”这首歌的词曲创造、演奏、编曲、录音、混音,参加的全部都是武汉人或曾在武汉日子的人。咱们一呼百诺,经过互联网,完结了后期的作业。  《武汉伢》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公益歌曲。“咱们在创造的时分并没有把它当作一首‘大’歌去写,无论是旋律仍是歌词,咱们都是以自己的情感作为基础。用自己了解的口气,说出咱们想对家园说的心里话。”  “就像一个游子,面临母亲从头唱起儿时童谣的感觉。”谭旋说,“咱们以为,不逃避苦楚,不故意煽情,用一百分的真挚,才干创造出让咱们发生共鸣的著作。”  这首歌的传唱度远远超过了他们的预期。开端仅仅在武汉当地的广播电台播映。“大概是歌曲上线今后两天,有网友自发把歌曲做成MV发布在微博平台上,遭到广泛重视和好评。”当天歌曲就上了微博热搜,在朋友圈也开端刷屏。  “让咱们感到意外的是,这首歌感动的不仅是武汉人,还有许多全国各地甚至世界各地的朋友。”谭旋说。有个泰国网友制造的泰文字幕版的MV,上面写着“泰国某某中文校园为武汉祈福”;有国外网友把这首歌翻译成英文歌词从头演唱;一群小朋友把这首歌改编成阿卡贝拉版;还有网友自己创造的《武汉伢》手语舞……  “一开端咱们仅仅想表达自己的情感。后来咱们发现,一首歌能够是一个通道,与其别人的心情发生衔接。让那么多隔山隔海对望的人感遭到互相的爱与支撑,这很重要。”谭旋说。  《光明日报》( 2020年10月01日 06版)